焦點報道

當前位置:主頁 > 焦點報道 >

保國泰民安促經濟發展 打擊黑惡勢力犯罪始終不放松

時間:  2019-06-10 13:33
□壯麗70年·中國法治輝煌成就
 
 
制圖/高岳
 
□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張昊
 
從新中國成立初期打擊流氓地痞、黑惡勢力到1983年嚴厲懲治嚴重危害社會治安犯罪活動;從打黑除惡到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開展,70年來,黨和國家根據不同歷史階段突出的社會治安問題,有針對性地開展打擊黑惡勢力專項斗爭,保障了人民群眾安居樂業、社會秩序持續穩定,推動了中國經濟健康發展。
 
進入新時代,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持以人民為中心,保障人民根本利益,實現國家長治久安,依法嚴厲打擊黑惡勢力始終不曾放松。
 
持續打擊
 
確保社會穩定國家長治久安
 
一名21年前的死刑犯,經多次減刑后,“神奇”地走出監獄,繼續為非作歹,直至再次被捕……今年4月,中央掃黑除惡第20督導組進駐云南省期間發現,昆明市辦理的孫小果等涉黑惡犯罪團伙案背后存在較多問題,遂作為重點案件向云南省交辦,全國掃黑辦掛牌督辦。
 
這是2018年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開展以來十分引人關注的一起案件。
 
2018年1月,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出《關于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通知》,為期3年的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在全國展開。
 
站在掃黑除惡專項斗爭角度,回望新中國成立70年來的歷史,就會清晰地看到,黨和政府始終把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在不同歷史階段,根據社會治安突出問題,有針對性地開展打擊黑惡勢力專項斗爭。
 
新中國成立之前,由于數千年的封建統治、百余年帝國主義的侵略壓榨,造成城市畸形發展。流氓地痞、黑惡勢力猖獗橫行,百姓苦不堪言。
 
新中國成立之初,戰火甫定,百廢待興,但流氓盜匪、黑惡勢力毫不斂跡,趁人民政權初建之機,肆無忌憚瘋狂活動,更有黑惡勢力興風作浪,企圖破壞新中國建設。
 
黨和政府為了人民利益、為了社會安寧,嚴厲打擊流氓盜匪和黑惡勢力。僅在1949年到1950年這一階段,北京、上海等13個大城市共緝捕盜匪5477名,處決了一批流氓惡霸,基本消滅了大城市各種黑社會勢力、封建行會組織等。全國絕大多數地區形成了前所未有的良好治安秩序和社會風氣,人民生活得以安寧,人民政權得到鞏固,為新中國恢復國民經濟奠定了堅實基礎。
 
1978年,中國實行改革開放政策,國家經濟快速發展,人民群眾生活水平大幅提高,但總有一些不法之徒,以各種犯罪手段獲取利益,社會治安問題突出。
 
為解決社會突出問題,1983年,全國開展嚴厲打擊嚴重危害社會治安的違法犯罪活動專項斗爭。人們習慣稱之為“83年嚴打”。
 
在“嚴打”斗爭中,公安部于1986年全國公安工作要點中明確指出,要打擊嚴重的暴力性犯罪、帶有黑社會性質的流氓團伙和各種霸頭。這是公安機關第一次正式使用“黑社會性質犯罪”的概念。
 
時光腳步邁進2000年,黨中央根據當時的社會治安突出問題,作出決定:從2000年12月到2001年10月,組織全國公安機關開展打黑除惡專項斗爭。
 
公安部、各省(自治區、市)公安廳(局)迅速成立打黑除惡專項斗爭領導小組。
 
“迅雷行動”“怒潮行動”“零號行動”……一系列強有力的行動在全國各地展開。
 
在2001年4月召開的全國社會治安工作會議上,中央將打黑除惡專項斗爭的時間延長到2003年4月,并且將其并入為期兩年的“嚴打”整治斗爭。
 
全國社會治安工作會議召開的第二年,也就是2002年的9月25日,壓在福建省莆田市江口鎮老百姓心口上的一塊“頑石”被徹底清除。在這一天,一個黑惡團伙的4名主犯被執行死刑。
 
這個以蔡鵬華為首的黑惡團伙,自1994年開始在當地作惡長達7年,先后作案30多起,涉及故意傷害、搶劫、非法拘禁、強迫交易、敲詐勒索等9項罪名。最終,團伙主犯蔡鵬華等4人被判處死刑。惡霸一除,群眾無不拍手稱快。
 
2004年,黨中央要求將“嚴打”的方針貫穿于日常各項打擊犯罪的工作中。
 
為落實中央有關要求,全國各地依法嚴厲打擊黑惡犯罪始終保持高壓態勢,嚴厲打擊黑惡勢力犯罪的行動沒有停歇,切實保障了人民安居樂業、社會安定有序、國家長治久安。
 
完善立法
 
打擊黑惡在法治軌道上運行
 
涉黑惡犯罪是國家長治久安的心腹之患,是人民群眾安居樂業的重大障礙。
 
唯有亮法治利劍,方能筑平安之基。
 
為保障打擊黑惡勢力犯罪斗爭依法開展,立法機關于1997年對刑法進行修訂,修改后的刑法第294條規定了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并首次對黑社會性質組織特征進行了定義。
 
2002年4月28日,為使打黑除惡專項斗爭法律保障更加充分,給予司法實踐更多的可操作性,第九屆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第27次會議通過了全國人大常委會關于刑法第294條第一款的解釋,對“黑社會性質的組織”的含義作出了細致規定,明確了具體特征。
 
黑惡勢力具有逐利性,經濟依托是不法分子坐大成事的基礎。
 
2011年2月25日,第十一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九次會議通過了刑法修正案(八),對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增加了財產刑。最高人民法院有關司法解釋也規定,對黑社會性質組織及其成員聚斂的財物及其收益以及用于犯罪的工具等,都應當依法追繳沒收。
 
2014年,人民法院對“劉漢劉維特大涉黑犯罪集團案”依法審判,劉漢等5人被判處死刑,其全部財產被依法沒收。
 
為落實黨的十八屆三中、四中全會精神,進一步加強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案件的審判工作,最高法于2015年印發《全國部分法院審理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案件工作座談會紀要》,明確規定如何認定黑社會性質組織、如何認定黑社會性質組織的行為特征、經濟特征、危害特征以及如何適用刑事責任和刑罰等內容。
 
黑惡勢力是生長在正常社會的毒瘤。近年來,隨著打擊力度加大,黑惡勢力得到遏制,但是,黑惡勢力呈現出向新行業、新領域擴張等新動向,必須采取應對措施,加大打擊力度,有針對性地開展專項斗爭。
 
2018年1月24日,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出《關于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通知》,這是黨中央對新時代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向往的直接有力的回應,彰顯了黨和政府徹底鏟除黑惡勢力、進一步建設平安中國的決心和信心。
 
通知一出,如沖鋒號角響起,拉開了全國上下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帷幕。
 
為實現對黑惡勢力依法嚴懲的目的,最高法、最高檢、公安部、司法部加強法律政策研究,出臺《關于辦理黑惡勢力犯罪案件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明確要求將11類黑惡勢力違法犯罪作為打擊重點。
 
政法各部門出臺“保護傘”、惡勢力和“軟暴力”違法犯罪認定及依法處置黑惡勢力犯罪涉案財產等7個方面的司法解釋和指導意見,為辦理涉黑涉惡案件提供依據。
 
為回應司法實踐在打擊“惡勢力”“套路貸”“軟暴力”以及處置黑惡勢力犯罪涉案財產等方面的需求,今年4月9日,中央政法委、全國掃黑辦首次舉辦新聞發布會,公、檢、法、司“兩高”“兩部”聯合出臺4個重磅法律文件,從法律層面厘清概念,使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依法推進。
 
從“打黑除惡”到“掃黑除惡”,我國打擊黑惡勢力的專項斗爭始終在法治軌道上運行。
 
加強督導
 
推動專項斗爭向縱深發展
 
今年6月6日,各大媒體都刊發了這樣一條消息:經中央批準,5月底至6月上旬,中央掃黑除惡第11至20督導組已完成對北京、陜西、黑龍江、內蒙古、上海、江蘇、青海、甘肅等8個省(區、市)的進駐工作,6月12日前進駐西藏、寧夏,第三輪督導工作全面啟動,這標志著中央掃黑除惡督導實現了對各省(區、市)全覆蓋。
 
實際上,早在去年7月至9月,按照中辦、國辦的要求和中央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督導工作整體安排,由正部長級領導干部任組長的中央掃黑除惡第1至10督導組分別對河北、山西、遼寧、福建、重慶等10省市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工作進行進駐督導。
 
第1至10督導組共下沉到107個市421個縣682個鄉鎮865個村,向10個被督導省市黨委政府反饋督導整改意見,共提出161類811條整改問題建議、181條問責建議,移交6313條重點督辦線索。
 
在山西,督導組推動當地公開曝光90多名公職人員為黑惡勢力頭目“小四毛”充當“保護傘”案;在遼寧,督導組推動對鳳城市委原書記高某采取留置措施;在山東,督導組推動查處涉黑涉惡腐敗和“保護傘”問題207起、300人。
 
10省市按照中央掃黑除惡各督導組要求,認真研究部署,細化整改措施。2018年12月底,中央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第一輪督導的10省市均整改完畢。其間,10省市打掉涉黑犯罪組織100個,摧毀惡勢力犯罪集團1129個,查封、凍結、扣押涉案資產49.43億元,查處涉黑涉惡腐敗和“保護傘”問題2896件3021人,社會治安環境明顯改善,黨風政風社會風氣明顯好轉,人民群眾安全感、滿意度明顯增強。
 
今年上半年,第1至10督導組回到去年督導的省份開展“回頭看”,不斷鞏固工作成果,堅決防止問題反彈。
 
中央督導“利劍”威力得到充分發揮,緊督依法嚴打、緊督“打傘破網”、緊督“打財斷血”、緊督責任擔當,推動掃黑除惡再掀新一輪強大攻勢。
 
黑惡勢力能在一方盤踞多年、坐大成勢,長期未受到有效打擊,與“保護傘”的庇護有著極大關系。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必須確保“掃黑”與“打傘”同頻共振,與“反腐”“拍蠅”統籌推進,既查辦黑惡勢力犯罪,又追查黑惡勢力背后的“關系網”“保護傘”,倒查黨委政府主體責任和有關部門監管責任。
 
對黑惡背后“保護傘”“關系網”沒查清的不放過,對背后腐敗問題沒查清的不放過,對失職瀆職問題沒查清的不放過。中央和地方各級紀委監委與政法機關建立情況通報、雙向移送反饋機制,對涉黑涉惡問題線索與涉黑涉惡腐敗和“保護傘”問題線索深挖徹查。
 
截至2018年11月底,全國紀檢監察機關共立案查處涉黑涉惡腐敗和“保護傘”問題11829起,給予黨紀政務處分8288人、移送司法機關1649人。
 
在專項斗爭中,各地各部門各司其職、齊抓共管,深入剖析涉黑涉惡問題產生的深層次原因,研究制定對行業亂象綜合治理的有效制度規范,綜合運用各種手段預防和解決涉黑涉惡突出問題。
 
農業農村部加大力度,整治“菜霸”“肉霸”等欺行霸市行為;自然資源部加強對土地、礦產、海洋等自然資源領域10個方面的監管,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將建筑砂石采挖供應、房地產市場“黑中介”等確定為整治重點……
 
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是關系人心向背、治亂興衰的斗爭;是關系社會穩定、國家長治久安的斗爭。筑牢堤壩、夯實基礎、鏟除土壤,有黑掃黑、有惡除惡、有亂治亂,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開展一年多,收獲豐碩戰果,為人民群眾帶來滿滿的安全感。
 
記者點評
 
□ 張昊
 
新中國成立70年來的歷史經驗告訴我們,打擊黑惡勢力犯罪是一項長期而復雜的斗爭,不可能一蹴而就,更不可能一勞永逸。不同時期、不同階段,都要針對黑惡勢力犯罪的不同特點采取有力措施予以有效打擊和整治。
 
特別是今年,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進入攻堅期,必須織密法治“針腳”,必須依法深挖徹查打擊,同時,還要根據地區、領域、行業特點治亂強基,因地制宜、精細分析,因時而異、精準施策,徹底鏟除黑惡勢力滋生土壤。
 
開展好掃黑除惡專項斗爭,要求我們必須站在黨和國家發展全局和戰略的高度,將專項斗爭作為維護最廣大人民群眾根本利益的民心工程,作為平安中國建設的要事大事,不斷取得新的更大成效,有效提升人民群眾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為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創造安全穩定的社會環境。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責任編輯:薛皓方)
  • 版權所有:中共白銀市委政法委員會  網站備案:隴ICP備13000688號
  • 地址:甘肅省白銀市人民廣場北路1號  服務電話:0931-8883786  網站郵箱:[email protected]
  • 2元彩票中500万的